煤海小區

攝影 | Stamlee 編輯 | 王衛 常澤昱 新浪圖片出品

這是遼寧阜新郊外的一片空地,一個做舊家具生意的商人,把從附近收來的舊磨盤堆在此處,準備轉運到外地出售。這座資源型城市,在耗盡它上萬年儲存的能量后,猶如一個母親被吸干乳汁后,那對干癟的乳房已再無利用價值。人們紛紛離它而去,這些帶不走的家具和曾經的生活物件成了一門關于“記憶”的生意。

煤海小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/Stamlee

  半年里,老王從深圳到阜新整整跑了三趟。這回,第三次主動降價后總算把房子出手了。雖然比自己預期少了一萬,但與焦慮的心情和“買漲不買跌”相比,也算是及時止損了,因為,這兒的房價還在跌。

  五年前,老王和老伴就去深圳了,幫著兒子,帶孫子。他倆本打算,把孫子帶到上幼兒園就回老家。后來,兒子在深圳買了第二套房子后,就和老王商量“爸,你們要不別回老家了,就在這兒定居吧。老家的房子就租出去……”無論是溫暖的氣候,還是支持兒子的創業,其實,老王和老伴也早習慣在南方了。于是,他們把位于阜新城南的煤海小區那套58平米的房子委托給中介,以每月600元的價格出租了出去。

  煤海小區,因“煤”得名。它離“亞洲第一大露天礦”的阜新海洲露天煤礦直線距離不到700米。老王在煤礦上整整干了31年,因為連續多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,1993年,老王被照顧才有了這套公寓房。

  阜新海洲露天礦礦坑,長約4公里,寬約2公里,深度約350米,無人機升高到500米高度,用展開120度視角垂直拍攝,也只能取景礦坑的1/3面積。這個巨大又格外壯觀的礦坑曾經是阜新人的驕傲,更是一片令人心潮澎湃的熱土。半個多世紀以來,阜新累計生產原煤5.3億噸,用裝載60噸的卡車排列起來,可繞地球4.3周!僅一個海州礦,最多的時候就養活了3萬多工人。搬進新居后的第二年,正好是老王兒子上小學的年齡,煤海小區邊的小學,是整個阜新最好的學校;仡欉^去,老王認為,這是他一生最輝煌的時段。

  2001年12月28日,阜新被國務院正式認定為全國第一個資源枯竭型城市。

  “阜新因煤而立、因煤而興,是共和國最早建立起來的能源基地之一。過去為了國家發展,我們爭第一,多挖煤,F在,我們成了第一個資源枯竭型城市!睆2003年到2016年,在阜新市工作了13年,并曾任市委副書記、市長的楊忠林,經歷了這座城市最困難的十年。

  阜新是中國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資源型城市。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,隨著煤炭資源逐漸枯竭和開采成本上升,以煤炭為主導的單一產業開始衰退,阜新陷入了“礦竭城衰”的困境。2000年,全市1/3以上地方工業企業處于停產、半停產狀態。阜礦集團先后有23個礦井相繼關閉。全市下崗失業人員15.6萬人,占全市職工總數的36.7%,城鎮登記失業率7%以上,居遼寧省之首。

  老王說,這也是他最困難的十年。老王的起起落落完全是與煤礦緊密相依。2005年,他下崗了。那一年,也正好是兒子將要高考的前一年。一夜白頭之后,生活還是要繼續,老王和老婆一起,修過自行車,開過小三輪,擺過燒烤攤,也外出打過工。哪怕再難,在兒子填報高考志愿時,老王依然建議他去學“機械自動化”,他覺得科技技術的提高,將來還可以回來拯救煤礦。

  雖然,兒子學“機械”?伤哪旰,最終還是去了南方。離開老家,去往一線、二線城市尋求更大的發展空間的,又何止老王兒子一個?幾乎整個中國的年輕人都是這樣。

  2019年4月,網上流傳著一條消息:在某二手房網站上,鶴崗市一小區,一套50平方米的毛坯房,售價2萬元,折合每平方米4百元?們r2萬多、3萬多的房源還有很多,折合下來也就是每平方米幾百元。當地官方回應,那些房子并不是普通一般意義的“商品房”,并不具房價的代表性。但我們查閱整個房價走勢,這兩年,當地房價走勢確實是在下降的,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經濟低迷,人口的外流。這樣的狀況,在所有資源枯竭型城市,都是一樣的。

  老王所在的阜新和他所住的煤海小區,完全符合具備這樣的代表性。

  最早,出租價是600元;一年后,550元換了一個租客;僅半年,租客說,他在同一小區又找了個房子,人家只要400元……

  老王一算,一年房租收入,還抵不到兒子在深圳一周的工資。他和兒子商量“干脆把那老房子賣了吧!”

  去年年底,他們把房子掛到了中介。58平,總價10萬。兒子當時提醒他“咱家不急著錢用,房子就掛著,別著急出手!”

  一個月,無人來問。二個月,無人來問。老王問中介什么原因?中介回復“掛得有點高,這個小區要出售的房源多,上一套,差不多面積的,交易價才6萬5”。老王想了想,就主動降了5000塊。

  又是一個月,中介說,這期間有人來看過房。但無人下定金。老王又問了問房價水平。中介告訴他,最好,你還能再降一點。

  最讓老王生氣的是最后的兩次交易,對方都已經交了定金了,他趕回阜新,準備簽合同了,又變化了。房價又掉了,人家寧愿定金都不要了。

  在離開煤海小區的那天,老王想請一些老同事,再聚聚。原計劃一桌12人,最后,才來了4人。有的老伙計生病住院了;有的行動不便了;有的在他待深圳帶孫子時,就離世了,他還不知道;更多的是和老王一樣的,更早賣了房子,隨著兒女們離開了阜新。

  老王走了,賣完房子就走了,鄰居們讓他別把沙發扔掉,就擺樓下過道,他們打牌、曬太陽還能用得上。

歡迎聯系我們

 

如果您有悄悄話想告訴我們,歡迎私信@看見微博;
如果您想看更多故事和攝影資訊,歡迎掃左邊二維碼
關注“新浪圖片”微信公眾號。

煤海小區

攝影:Stamlee 編輯 | 王衛 常澤昱     新浪圖片出品 2019-05-29 17:38:42

1/35
  • 離開煤海小區那天,老王想請一些老同事聚聚。原計劃一桌12人,最后只來了4人。有的老伙計生病住院了;有的行動不便;有的在他待深圳帶孫子時,就離世了。老王很傷感,他在清理家里物品后,還特意燒了些紙錢。更多的人和老王一樣的,老早賣了房子,隨著兒女離開了阜新。

  • 煤海小區,因“煤”得名。它離亞洲第一大露天礦——阜新海洲露天煤礦直線距離不到700米,老王在這個煤礦整整干了31年。因為連續多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,1993年,老王被照顧才有了這套58平、兩室一廳的公寓房。搬進新居后的第二年,老王的兒子正好到了上小學的年齡,煤海小區旁邊的小學,是整個阜新最好的學校;仡欉^去,老王認為,這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時段。

  • 被稱為“亞洲第一大露天礦”的阜新海洲露天礦礦坑,長約4公里,寬約2公里,深度約350米,無人機升高到500米高度,用展開120度視角垂直拍攝,也只能取景礦坑的1/3面積。這個礦坑曾是阜新人的驕傲,更是一片令人心潮澎湃的熱土。半個多世紀以來,阜新累計生產原煤5.3億噸,用裝載60噸的卡車排列起來,可繞地球4.3周!僅一個海州礦,最多的時候養活了3萬多工人。

  • 阜新因煤而立、因煤而興,是共和國最早建立起來的能源基地之一,也是中國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資源型城市。然而,2001年12月28日,阜新被國務院正式認定為全國第一個資源枯竭型城市。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始,隨著煤炭資源逐漸枯竭和開采成本上升,以煤炭為主導的單一產業開始衰退,阜新陷入了“礦竭城衰”的困境。

  • 2000年,阜新全市1/3以上地方工業企業處于停產、半停產狀態。阜礦集團先后有23個礦井相繼關閉。全市下崗失業人員15.6萬人,占全市職工總數的36.7%,城鎮登記失業率7%以上,居遼寧省之首。 老王說,這也是他最困難的十年,他的起起落落完全與煤礦緊密相依。

  • 這是老王曾經的工友,如今還在開著小三輪接客。中午,路過家門時,他趴在窗口,讓老婆把飯盒遞出來。這樣的活,老王也干過。2005年,老王夫妻雙雙下崗了,兒子上高二。一夜白頭之后,生活還是要繼續,老王夫妻倆修過自行車,開過小三輪,擺過燒烤攤,也外出打過工。所幸,兒子考上了大學。

  • 哪怕再難,在兒子填報高考志愿時,老王依然建議他去學“機械自動化”,他覺得兒子掌握了先進的科技技術,將來還可以回來拯救煤礦。煤海小區周邊曾是當地很繁華的商業地段。如今,入夜后,街邊連片的歌廳依然燈紅酒綠,可以想象它曾經是多么火爆。

  • 和其他資源型城市的老小區一樣,煤海小區也只剩下了些老弱病殘。老工人們雖然住著居民樓,可在樓下搭個棚,養幾只雞,補貼家用,鄰居們也是習以為常的。老王的兒子學了“機械”,但四年后,還是去了南方。離開老家,去往一線、二線城市尋求更大的發展空間的,又何止老王兒子一個?這里的年輕人幾乎都這樣。

  • 曾經的老工人們,打著牌消磨時光。他們每個月能拿到2000多元的退休金,就再無所求了。五年前,老王和老伴就去深圳了,幫兒子忙,帶孫子。他倆本打算,把孫子帶到上幼兒園就回老家。后來,兒子在深圳買了第二套房子后,就和老王商量“爸,你們要不別回老家了,就在這兒定居吧。老家的房子就租出去……”于是,他們把位于阜新城南的煤海小區那套58平米的房子委托給中介,以每月600元的價格出租了出去。

  • 一、二線城市的房價在飛漲,資源枯竭城市里的老工人們依舊在擺著小攤艱難謀生。如果沒有對比,就不會有太大的感覺,因為這里的面條依然保持著9塊錢就可以吃飽的實惠。但老王去深圳后,就會關注房價,煤海小區的房價一天不如一天,掛牌出去最初是2000一平米,根本沒人問。

  • 為了節省一點冬天的取暖費。有經驗的老工人,會騎著車去礦區的鐵路邊去挖煤泥來燒。老王說,這事,他以前也干過。

  • 年輕人們在樓下的過道里,擺個小酒攤,從下午三點一直可以喝到深夜。這座城市的生活節奏是緩慢的,如同他的經濟轉型一樣。

  • 只有在過節前后,小區里的年輕人會看到多一些,他們大都在外工作,節假日回來看父母。

  • 如果去周邊的農村,那里的人口更少,很多車站都已經荒廢。但從這些老舊的招牌里,我們可以感受到這里曾經的榮耀,如同老王說起煤海小區的當年一樣。

  • 阜新分城南和城北,以一條公園里的河相隔,兩個區域的房價也截然不同。象煤海小區這樣的,屬于城南的老礦區,房價一直在跌;城北是新區,房子建得很漂亮,但有價無市,因為這座城市的年輕人越來越少。

  • 雖然這里是城市,但和許多農村一樣,有很多留守兒童。一對老工人夫婦帶著孫子在公園里遛彎。年輕人則在外面打拼。老王說,他的房子在第三次主動降價后,總算以9萬塊錢的價格出手了。雖然比自己預期少了一萬,但與焦慮的心情和“買漲不買跌”比比,也算是及時止損了,因為,這兒的房價還在跌。

  • 公園里幾個年輕人在跳著80年代的友誼舞。早些年,他看這樣的場景,覺得是幸福;如今,他卻為這些年輕人著急。還那么年輕咋就這么閑呢?這怎么掙錢?可是,另一個城市——深圳的年輕人,也讓他感到著急。因為,幾乎每一個深夜,兒子都在家加班。長期如此,掙得是多,可身體怎么吃得消呢?

  • 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就在阜新。在這里,我們才能體會到這座城市的年輕之處。這座大學始建于1949年,原名阜新礦業學院,在六十年代初期調整,成為當時東北地區一所煤炭高等院校,是原煤炭工業部隸屬的兩所全國重點大學之一。如今,它的名字也隨著煤礦的衰落早就改掉了。校園門的有一則廣告,上面寫著:“畢業去哪兒?”這話,似乎是在問學生,同樣,又像是在問這座城市。

視頻

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

已收藏!

您可通過新浪首頁(www.sina.com.cn)頂部 “我的收藏”, 查看所有收藏過的文章。

知道了

0
2012中文字幕在线中文字幕